当前位置:mg4377线路检测 > 电子科技 >

天津大学科技成果案将开庭—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天津大学科技成果案将听证会 - 新闻中心 - 科学网

  【中新社北京九月十一日电】(记者刘万永)天津仲裁委员会近日决定,河北卡波姆碳素制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喀布尔)诉天津大学案将于9月15日开庭审理。

  卡布尔公司是河北省邯郸市民营企业王增良的法定代表人。 2012年,王增良介绍了天津大学张维江教授的硼同位素分离技术。经过多次检查,喀布尔与天津大学签署了“硼同位素分离技术转让技术转让意向书”。双方一致认为:喀布尔负责硼同位素分离技术项目的投资,天津大学负责提供项目产业化技术;喀布尔公司指定王增良为项目负责人,由天津大学聘任的张维江教授,徐焦博士为项目负责人,负责技术产业化和技术实现。研究资金转移和报酬3000万元。

  合同签订后,中山博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博龙”)在河北邯郸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占喀布尔51%股权(后改为40%) 。徐娇代表科技队40%股权(后改为张伟江15%股权)。

  银行转账凭证确认,王增良代表喀布尔公司向天津大学支付620万元,张维江代表天津大学收到180万元,徐娇个人账户2600万元,共计3400万元。其中,2012年9月24日,天津大学向有关方面支付第一笔600万元人民币的天津大学合同款项。

  此后,喀布尔公司投入大量资金建厂,购置设备。由于涉及事故,喀布尔意外地获悉天津大学张维江的硼同位素分离技术根本无法工业化。

  王增良了解到,经过与天津大学多次谈判,但并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 (见“中国青年报”,2017年6月27日,“学术假冒科技海斯特发人深思高科技骗局”)

  根据喀布尔的仲裁申请,天津大学作为中国着名的大学,在国内外享有良好的学术声誉,喀布尔与天津大学签署了技术转让协议,但并没有想到该大学实际上并不拥有这项技术因此喀布尔大屠杀遭受巨大损失,被恶意欺骗。

  喀布尔的仲裁申请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天津仲裁委员会依法要求取消合同;二是天津大学应当赔偿由于履行合同造成的全部损失2亿元人民币法律规定(鉴于仍有一定的市场剩余价值的投资,损失要依法评估确定,目前暂时主张损失2亿元);三是由于本案发生仲裁费用的考核,鉴定相关费用由天津大学承担。

  天津大学在其“答辩状”中表示,喀布尔提出的理由完全不符合事实,申请的依据缺乏法律依据,所有的申请都要依法予以驳回。

  天津大学认为,喀布尔与硼同位素分离技术之间的契约关系早已终止,天津大学与中山硼之间没有涉及硼同位素分离技术的合同。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继续从事与硼同位素分离技术有关的损失和行为的发展,与天津大学无关。

  天津大学的基础是2012年7月31日,喀布尔与天津大学签署了硼同位素产业化和产业化设计项目,并签署了“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 2013年4月28日,中汉邯郸与天津大学签署“中子保护材料研发与产业化合同”,签订技术开发合同,签订了单独协议。上述技术开发合同签订后,“意向书”不再履行。 “意向书”终止后,天津大学未参加喀布尔要求的硼同位素分离项目技术开发合同,仅供硼同位素分离产品的进一步应用。

  2017年6月,喀布尔公司和王增良向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报告天津大学在科研经费领域存在重大清洁风险问题的真实姓名。 2017年8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书面答复已提交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处理。 2017年9月,南开区检察院答复说,这个案子不在检察机关管辖之下,因为这个案子不在检察机关范围之内。

  2017年9月8日,喀布尔就天津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和天津大学在科研经费方面存在的问题,通过中纪委网站向天津市纪检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佣金。

关键词: 电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