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mg4377线路检测 > 人文博文 >

遥望星空60年 探秘宇宙一甲子—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望着天空60年探索宇宙一甲 - - 新闻 - 科学网

  1957年9月29日,北京天文馆正式开放。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建成的最早的大型科学体育场馆,也是当时亚洲首个大型天文馆。

  60年后的今天,北京天文馆已成为集展览,讲座,培训于一体的天文科普中心。一代又一代梦想天空之美,探索宇宙之谜。

  ■记者张文静

  天文学梦想开始的地方

  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38号曾经是北京天文馆馆长朱晋无数次的通行证。那个时候,他没有想过。将来会和他有无数的关系。

  在朱瑾的印象中,当时北京天文馆门前有一条狭窄的街道,与今天不一样。

  60年前的今天,时间倒退了。

  1957年9月29日上午,在新建的北京天文馆广场隆重开幕。仪式结束后,有600多名中外宾客走进大厅,参观“星球旅游”天空秀。从1957年国庆节开始,北京天文馆正式对外开放。

  天文学家李源曾在他的记忆中写道:我国要建立天文馆已经是我们多年的梦想。

  中央研究院在1929年关于发展国家天文台(北京古天文台)的报告中批评说,如果天文学得到传播,德国蔡司工厂的天文观测非常漂亮,但价值太高。还没下。从那时起,高卢,张玉哲,陈尊训,李衡等中国近代天文学先驱就撰写,介绍和宣传了天文馆和天文馆的知识,呼吁中国天文馆的诞生。

  1954年,中国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大使馆向外贸部门报告说,前民主德国的蔡司天文馆是一个普及教育的工具。德国与中国有贸易平衡,并建议把天文馆作为外贸补偿的一部分。随后,这个文件被转移到了中共中央。同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北京天文馆,由中国科学院负责处理。中国科学院从年度资金中拨出200亿元(改革前的老人民币)作为建设资金。北京天文馆成立。

  说到北京天文馆的起源,朱瑾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印象是,1982年春节期间,他刚刚加入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应邀与其他天文学生一起参加北京天文馆当时天文馆举办的活动类似于今天的创新比赛,我记得王寿勋先生坐在前排,为获奖的孩子颁奖,包括身穿红色围巾的范晓辉。朱进回忆说,今天范晓辉已经成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天文学教授,着名的观测宇宙学家。

  1994年,北京天文馆开始讨论新博物馆的改造计划。 1996年,曾在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工作的朱瑾(后改称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与沉良钊,李靖天文学家一起来到北京天文馆,讨论和评论。

  不过,鉴于朱进,北京天文馆真的对自己有重要的影响。直到2002年9月,他才被任命为董事。当时研究天文学十年,从事天文研究工作十一年的朱进,开始了专职的天文科学普及,对天文学和天文学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原来我对天文馆智慧的理解是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喜欢天文学,为将来进行专业的天文研究打下基础,也就是培养未来的专业天文学家,策展人之后,他与公众和其他科学博物馆和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进行了更多的交流,他经常谈论天文馆应该做些什么,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才渐渐意识到天文馆是为了大家,对提高公民素养的影响具有重要意义。

  三维天文科学

  经过60多年的发展,今天的北京天文馆承担着国家天文科学中心的职能,天文学,普及教育和公众对天文科学的任何相关领域都在试图这样做,当然,在有限的人力和时间上,还不够,今后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现在北京天文馆包括A,B两个博物馆,还有四个科学剧院。天文馆大厅是中国最大的大陆式天文馆天文馆,B馆于2004年底正式开放开放,有Cosmic Theater,4D Theatre,3D Theatre三大科普剧院以及Popular天文馆,太阳天文台,公共天文台,天文教室等教育设施。

  除了戏剧节目之外,我们还经常举办展览,公共科学讲座,重大天文现象的观测活动,以及开放望远镜的观察。我们赞助“天文爱好者”杂志,为中学生举办国家天文奥运,并组织三次国际天文奥运。此外,还提供教师培训,天文班和天文学校。朱进表示,目前北京天文馆附属机构包括中国天文学会普及委员会,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天文馆专业委员会,北京教育学院外协会和北京天文学会。与这些组织一道,共同组织更广泛的天文领域的科普人员,推动科普活动。

  北京天文馆是一个综合性的天文科学中心,活动范围广,覆盖面更广。曾多次参加北京天文馆的中国科学院研究员苟立军说。

  2015年,苟立军应邀来到北京天文馆举办关于他与北京天文馆第一次密切接触的畅销书“星际穿越”的演讲。前一段时间,苟立军到北京天文馆举办了一个跨越平行宇宙主题的研讨会。整个场地充满了贿赂,并增加了很多席位。今年他到北京天文馆参加了天文奥赛选手的辅导。

  苟立军认为,天文科学天文学中心的优势在于渲染更加立体化。听众通过模型,视频等可以看到许多奇妙的天文现象,这对于激发大家对天文学尤其是对儿童的兴趣,增加对天文现象的认识是非常有好处的,沟壑军方特别是北京天文馆圆顶电影,不仅展现了天空,还介绍了知识背后的原理,深受大家的喜爱。

  在美国学习和研究的苟立军自然地光顾了一些美国的天文馆。宾州州立大学有一个特殊的天文馆。在纽约和华盛顿这样的大城市里,天文馆更多地位于一个综合性的博物馆或科学博物馆内。例如,华盛顿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航天博物馆,这里展示了与空间有关的一切。内容非常丰富。例如,哈勃太空望远镜的模型是当时发射的备用版本,后来被送到博物馆。国外有这个传统。有漫游者的复制品是建立在真实的,一对一的比例。古丽君说。

  北京天文馆经过60年的发展,许多天文种子的确种植了许多人的心,许多孩子像天文学一样参观了北京天文馆,后来从事天文学或其他学科的研究,例如参加奥赛的孩子朱进说,北京大学天文与天体物理研究所第一任主任林超是1957年9月开设博物馆时最早访问的孩子之一。他访问北京后,天文馆,他爱上了天文学,后来在天文学领域取得了重大成就。

  天文科普攀升

  去年,“自然”杂志的宇航员编辑曾经提到曾经参观过国家天文台,孩子们对两种东西非常感兴趣:头顶的天空和古代的恐龙。这让苟立军印象深刻。其实绝大多数孩子都对天文感兴趣,因为月亮上升,星星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而且精彩。如果在这个时候他们得到了适当的引导,他们就可以在心中计划更多的科学种子,来理解天文现象背后的原理,知道这不是一个奇怪的现象,而是一个管理宇宙运行的规律。

  近年来,随着国家政策转向科学普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到科普工作中,天文科普普及的普及程度进一步提高。

  在过去的几年里,北京天文馆的参观人数每年增加了20%左右。 2016年北京天文馆参观82万人。朱进说,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来到天文馆,所以光靠天文馆天文科学是远远不够的。近年来,我一直要求天文学真正走向中小学,让更多的孩子能够接触天文学。目前北京大约有二三十所学校有天文课,天津的一些学校也开设了天文班;在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全市所有六年级的学生都必须参加天文班,这里是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的青海天文台和德令哈天文科学博物馆;在FAST所在的贵州省黔南州平塘县,教育部门也在推动中小学天文教育,学校今年9月份开设了天文课。

  朱瑾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天文科普的特点在于天文科普相结合,在国外相对较少。然而在我国,专业天文学家参与科普工作,特别是往年,差距还是比较大的,因为中国一直把科学研究与科普分开。近年来,情况有了很大改善。包括天文科普在内的大众科普项目越来越受到重视。以前我们有一批天文科学家做得很好,现在有很多年轻的天文学家,其中很多在国外有研究工作经验的研究人员,非常重视天文科学。

  在苟立军看来,中国现存的天文科学问题还在于许多科学家没有特别的文字训练,擅长撰写研究论文,但是如何撰写科普文章还不太清楚所以科学家和记者或作家们合写科普文章,也许是现在的一种更好的方式。

  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天文科学的形式更为多样化,在国立天文台举办的多次讲座中,苟立军试图通过直播进行传播,可以邀请世界顶尖的许多学者,希望最前沿的东西让更多感兴趣的人看到,而且在线等平台的在线操作也非常方便。苟立军说,当然网络信息也非常复杂,给天文科普带来了一些挑战。因此,建议您选择中国的国家天文学,天文爱好者,宇宙宇宙,简易,科普,壳牌和其他微信公众号更可信的平台。书籍“带我去太空”,“星际穿越“,”宇宙信息“,”暗物质与恐龙“等等都是不错的,还有”天文爱好者“,”全球科学“,”中国天文学“等杂志,有兴趣的人可以关注一下。

  在朱进看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对天文馆来说既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也是一个挑战,现在天文学领域有了很多新的发现,我们都可以快速,轻松地知道,在网络天文学和科学方面北京天文馆还有很大的实验空间,也希望更多的专业热情的科普人员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

  策展人推荐

  公共科学讲座:每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六下午3点,北京天文馆将举行公开讲座。其他时间有时会安排,平均每月两次。演讲嘉宾有专业的研究人员,也有经验丰富的天文爱好者,涉及面更广,建议大家关心。

  “精彩之星”节目:北京天文馆剧场上演了大部分原节目,也有少量介绍。看房子节目是一个“美妙的天空”,它是在夜晚的屏幕环境中模拟的,我们感受到了真实的场景,介绍了四季的星星等等。对于希望天文爱好者上手的人来说,观看“精彩的天空”节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天文爱好者杂志:天文学最有趣的方面是最新的天文学发现,这些书可能会过时。天文爱好者会告诉你最近在世界天文学领域的发现和一些将在近期出现的主要天文现象。了解最新的发现,加上你自己的现场观测,是更好的方法来处理天文学。

  点击

  \\ u0026

  “中国科技报”(2017-09-29第一版新闻)

关键词: 人文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