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mg4377线路检测 > 自然科学 >

顾诵芬:炮弹炸出的航空报国梦—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谷松芬:轰炸炮轰轰轰烈烈的民族梦想 - 新闻 - 科学网

  到了人生的第87个年头,顾颂芬的生活变慢了,从家到中航高级公司走了约500米,他想走上10多分钟,这段路已经走了近30年了,过去总是来来去去。

  他是中国着名的飞机设计大师,飞机空气动力学家,两院院士,大部分时间都在飞机上工作。

  炮弹轰炸飞机的梦想

  1937年7月28日,居住在燕京大学附近的顾颂芬听到外面轰隆隆的飞机的声音,出去看日军轰炸机向西飞去,看到一个炸弹雨突然袭击了大约二千九十九个军站二千多米远去的时候,火焰,厚厚的烟雾瞬间飙升,震动地面产生的震动远比恐惧和愤怒来得厉害。那时候,顾颂芬7岁。

  有些事情永远都不能忘记。顾松芬说。后来随着父母来到上海,他开始把书看成模型飞机,也从美国科普杂志上学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航空模型制造方法,慢慢地,他对飞机感兴趣,申请清华大学的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的航空工程系,都被录取了,但由于母亲不希望他离开,顾松芬将留在上海,1947年上海交通大学考入航空系工程。

  1951年8月,顾颂芬毕业后可以留下教书,还考虑到了父母的意愿。不过,他一心想着设计一架飞机,并根据组织的分布,来到了新成立的国家航空工业局。

  在洗脚的同时也要读一本书

  在沉阳的航天工业局,是一片荒凉的土地。

  顾松芬被安排到生产部门制图组,每天的工作就是追查,抄录资料,翻译苏联图纸,很无聊。毕竟,新成立的航空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其主要任务是修复和复制苏联支持的各类飞机。自主飞机的设计在国内依然空白。

  模仿等于把命脉抓在别人手中,就要设计我们自己的飞机。顾长芬大部分时间晚餐后仍在办公室工作,查看航天科技,飞机设计相关资料和书籍。

  曾住在宿舍的冯吉斌回忆说,顾颂芬带了一瓶热水回来,倒了一杯奶粉,把剩下的热水倒入洗脸盆,倒入冷水里,把脚放到盆里,然后打开桌子,早已准备好看书,这些书大部分都是英文技术书籍。翻过书顶部,小腿互相擦洗,不时用勺子搅拌一杯牛奶。书几乎同时翻转,脚已经浸湿,然后冷热奶粉,他们喝了。

  1956年8月,航空工业局在新中国成立后在沉阳112厂建立了第一个飞机设计室,以顾颂芬为气动组长。他非常兴奋,从修复到仿制的感觉,再到自己的设计,几年时间跨度三大步,我动辄出生。

  设计工作室的第一项任务是设计一架临界马赫数为0.8的亚音速喷气式中级教练机,一架直机翼和两侧进气口。顾松芬负责该机的气动布局设计任务。

  为解决机身两侧进气问题,顾松芬跑到北京找资料,借了一辆自行车,每天骑车到北方去找,复印有用的资料,买了硫酸纸把地图画下来收集废针组装设备当时上学路没有修好,没有路灯,所以跑了一个星期。

  基于所获得的数据,他想到了一套可用于计算气动力的方法,并完成了翼型和机翼类型选择和计算的计算,进气参数的确定以及整体所需的数据设计。

  1958年7月26日,中国第一架自主设计的喷气飞机JF 1首飞成功,随后,顾颂芬完成了传教士气动1号任务,为中国人设计了自己的空气动力学方法。

  但世界上经常是一个坑,有一个坎儿,后面的路沟等着他。

  先喝醉了

  1960年,国防部第六研究所(以下简称六院)成立。次年,第六航空器设计研究所(以下简称a)成立。那一年,顾颂芬在他领导的黄泽谦会见了他的后妻黄泽谦。

  彼此认识后,周日不时观看电影或步行到公园。婚前,顾松芬对江泽飞说:结婚后我们不能那样做啊,我要看什么书,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1962年结婚后,夫妻约一个月左右走进城市,到书店去购买家用食品,然后在书店里一起回家。

  随后,一九六四年十月开始研制F-8型战斗机,首席设计师黄志谦在飞行任务中遇难。由王南寿和顾颂芬组成的技术部受命接任首席设计师的负担,顾松芬将向F-8倾斜。

  不过,歼8的发展刚刚滑到了起跑线上,正是文革的狂风冲了一下。

  在学习班锁定的时候,顾颂芬每天都仔细听取了112工厂的发动机试车情况,因为F-8发动机的声音比较大,声音也不一样。它可以通过声音来区分。我听到引擎测试的声音,我只是放手。顾松芬说。

  后来为了保证F-8研发的进展,F-8组装现场(81厂)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达成了口头绅士协议,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不管外面有多么动荡,F-8的生产还在加班,当时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就是要开发我们自己设计的高空高速战斗机,原副院长刘洪志航空,在他的回忆录中描述。

  最后,1969年7月5日,歼8飞机首次飞行成功。

  但这仅仅是飞机开发试飞测试的开始。在随后的试飞中,飞机出现强烈震颤,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相关的F-8可以达到超音速的速度。

  为此,顾松芬可以说是救了人命。 1978年,由于没有必要的测试设备,他担任了首席设计师的职位。他建议拿J-6上天,用J-8等速恒速。对于从未接受过飞行训练的48岁的顾颂芬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他说服了领导,没有告诉家人,三天后终于找到了混乱的症结,带领团队摆脱了这个问题。

  1979年的1979年12月31日,J-8天定型设计当天,不会喝古松芬碗的一碗酒,人生第一次醉了。

  他没有度过余生

  瞬间,它已经变成了38年前。顾老不再饮酒,而且每天都要按时吃药。

  他在2013年被诊断患有直肠癌,在他的手术期间,顾斯芬总是指示数据室的工作人员给他发一本外文书。他看到了有用的文章,提醒同事们复印和转介给一线设计师。离开科研设计前线的顾松芬常说:我现在可以做的是读更多的书,有时翻译一些信息,尽可能地给年轻人一些帮助。

  1981年,顾颂芬正式担任F-8II的首席设计师,为F-8II系列飞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J-9,F-13,远程飞机的研制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大飞机。今天,他荣耀了整个身体,吸引了很多媒体记者。

  但是他不喜欢或者不会太在意这些。据他的助手,在录制电视节目时,主持人问他是否听说过四种语言。他正忙着吵,不,听说你的记忆力好,不不不不,不好听,舞台下有很多观众,顾嵩芬同行的陪同下,他一边悄悄地为他,还为这场秀掐汗。

  计划退休的顾松芬最近向周围的人询问了老人的住处,并想在退休后带着妻子搬到那里。回头看,他说:这辈子没有闲着,做了几件事情。

关键词: 自然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