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mg4377线路检测 > 自然科学 >

杨卫:我国科技从跟跑到领跑历史性跨越正在到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杨炜:中国科技从跑步到引领历史性飞跃即将到来 - 新闻 - 科学网

  在技​​术发展的过程中,从一个国家到一个领导人的历史性跨越,既宏伟又艰辛。需要从创新规律的长远观点出发,认清领先的表现形式,为形势选择正确的方向。

  按照创新阶梯的发展规律,有四个从低到高的创新。效率创新是通过低廉的劳动力成本,精细的管理体系,严格的工艺路线和精准的资金投入,从提高管理和生产效率转化为;发展型创新是在现有技术基础上,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或整合创新实现技术综合开发;高科技创新将现有的科学知识融入到可实现的技术突破中;颠覆性技术创新是最高层次的创新,它是在基础研究新成果和新技术的基础上,结合推动行业新变化,我们需要从基础研究入手,实现整个产业链。上述前三步仍属于追踪创新范畴。只有走到最后一步,我们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领导者。

  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现状来看,效率型创新已进入边际效益递减阶段,发展型创新已接近尾声,热点地区的高新技术创新大都采取了如果要打造世界科技强国,就必须打造一把以自主创新为刀刃的颠覆性技术创新之剑,有四种颠覆性的技术创新让一个国家成为前沿跑步者本身:一个是新一代理论或技术的里程碑式的进步;另一个是来源发现,理论上是文献计量学参​​照系中的分歧点在技术上是一个新开发的技术;第三个是颠覆性的发现不仅颠覆或升华了现有的理论,而且压缩了现有的具有迭加符号的主流技术或者被其抛弃的技术链;第四,从理论到技术都是通过新的,标志是突然出现的,专利密集的集群或新兴产业。

  颠覆性的技术创新需求非常高,很难实现,需要全方位的突破。首先有一个突破的想法。要产生新的理念,新的理论,新的方法,引以为傲,不能不说希腊,西安会给美国和欧洲,同时在研究课题上不能在现有研究的裂缝中选择题目。其次,科学方法必须有所突破。大科学仪器,大科学工程将成为颠覆性技术创新的基础。如何支持这些巨大的,奖励性和风险性的科学措施将是各科研基金机构的试金石。最后,评估体系必须有所突破。现有的主观评价(例如定期的同行评审)是基于对现有学术价值的共识,而现有的客观性是基于现有学术数据的延续。但是,如果要选择真正的领导者,则需要采用非常规评价,颠覆性评价,创新评价,交叉评价等非常规评价体系。

  经过讨论理论,回到我们的现实。到2020年或2030年,中国的技术在哪些领域可以引领世界?这是一个宏大的问题,虽然不能准确判断,但可以从可能性和重要性两个维度来预测,在综合分析的基础上,中国的科技在以下五个重要领域可能率先实现从跑到跃的跃进。一是数据的智慧。我国是世界上数据量最大的国家,具有相当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这是智能数据科学发展的基础。我国对智慧数据挖掘的需求强劲,正在推动智能数据科学的发展。同时,我国也具有发展智能数据科学的人才基础。其次,新的物理学。中国在低维物理方面拥有大量的人才,在低维超导和低维装置方面取得新的突破,率先在暗物质科学的实验手段和空间探索。另外,我国还具有中微子物理国际合作的天赋,设备和优势。第三,人造生命。在化学生物学领域,我国迅速从跟踪走向平行。基因编辑过程是大规模的,生命结构检测手段的大规模应用,都可以促进中国在综合生命研究方面向强国提升;第四,量子转换。交流是我国在这一领域的首选,量子计算可能导致计算机技术的颠覆性发展,中国学者在量子化学,量子约束和单原子催化方面已经非常活跃,是另一个有前途的方向。网络整合,人工智能的研究是这一领域的主流方向,我们的科学家已经敲响了人工智能2.0标志着科技前沿的号角,在互联网,物联网,WUP和智慧网络研究是人工智能的新方向。

  科技在中国的历史性飞跃即将到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时间,值得大量科学家和技术人员的努力。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 u0026

  特别声明:本文仅为传播信息的目的转载,并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从本网站转载的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将被保留在本网站上,并对版权拥有法律责任;如果您不想转载或联系转载稿件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自然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