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mg4377线路检测 > 自然科学 >

追忆航天“总总师”任新民:不让卫星带问题上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纪念空间“首领”任新民:不要让卫星出现上帝的问题 - 新闻 - 科学网

  2008年9月5日,93岁的任新民(中)在家中与技术人员一起研究实验。信息照片东方IC

  2月13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发布讣告:两颗炸弹和一颗星级勋章,中国科学院院士任新民高级成员,因医疗无效,于2017年2月12日15时北京在102岁时死亡。

  任新民,涂寿滔,黄伟禄,梁守罗,也就是中国的四号航天飞机,是四名幸存的宇航员中的最后一名。

  听闻消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原上海航天科技研究院副院长徐伯明长期关注任新民从事风暴卫星老兵的研发工作,不禁泪流满面。

  永远不要让卫星给天堂带来麻烦

  作为运载火箭技术领袖的任新民率先发射了中国第一颗卫星,担任实验通信卫星,实用通信卫星,暴风城I气象卫星等6个大型空间项目的总设计师。被誉为中国空间的主要分工。

  任新民70岁时任天气卫星一号项目负责人,全面负责整体任务。这让他对上海航天公司莫名其妙。

  今天上海航天科技研究所风云四号卫星的首席设计师东耀海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在1986年加入这个工作的时候还是个老乡。

  作为A-Star开发团队的一员,他有幸接近太空行业的领导者,1988年9月,A-Star 1号在发射之前遇到了突发问题,作为经理他和我们一起呆了三天三夜,发现问题,绝不让卫星把问题带到天堂。

  在A星开播的当天,收到了中国气象卫星收到的第一颗卫星影像,随后又于1990年又发射了另外一颗星B星,这两次发射使我国成为第三个成功的太阳能轨道美国和苏联的气象卫星。

  半年后,1号B星的情况一发不可收拾,在高速旋转的高空轨道上岌岌可危!东耀海回忆说,当任新民坐在现场指挥时,他说这是国家的财产,不能只是放弃!风云卫星总设计师孟志忠和任新民坐在一起面对面的讨论,我们是年轻人的立场最后在任新民的监督下,年轻的风暴卫星队悄然沉没了一颗高速旋转的卫星,为国家挽回了巨大的损失。

  气象卫星自主研制

  FY-1甲,乙星,经历了一段痛苦的徘徊期。有人说在国外简单地使用成熟的天气卫星就很好。欧美国际社会不相信中国会坚持下去。

  他到处跑,去了国务院和国防科工委等部门。在中国气象局等用户的支持下,他阐述了支持本地化的各种原因,并坚决要求支持我们的气象卫星队走下坡路,坚信我国的能力必将带领我们旅程。徐伯明说,这是任新民对这一代人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那时候暴风云的低生命的主要原因是卫星计算机系统不适应太空环境。为解决这个问题,任新民花了很多精力,协调资源解决了这个短板。最终,一九九九年推出的C-STAR FY-1一举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的长寿命业务。

  之后,中国的气象卫星开通了分支机构,FY-1卫星产品FY-3,FY-2及其升级版FY-4项目已经启动并上线。

  据统计,目前中国的气象卫星云图年均引用数十亿个,成为中国最大的遥感卫星数据库,世界上90多个国家和地区使用的卫星数据较少,中国天气预报的准确性也从70年代的50%左右上升到现在的90%左右。这与任新民坚决支持气象卫星自主发展的决心是分不开的。

  可以说,不作为新民的一员,中国航天在气象卫星领域占据国际地位是不可能的。目前的气象卫星与欧洲和美国的三方对立也是不可能的。

  截至去年底,中国已成功发射了15颗气象卫星,成为世界上既有极地也是地球静止轨道气象卫星的少数国家之一。

  每个问题都是其核心

  FY-1 C,D-Star项目,徐伯明担任上海航天卫星总监。任新民各来,许伯明先后做好技术总结的准备工作。他问每个问题都会在关键时刻,而不是被丝毫忽视。对于关键环节和关键部分,任何经理都必须看到事实。

  在那年的夏天,当他1号来到C-STAR的时候,他建议看看卫星底板的加工。徐伯明说,我们想详细地向他汇报,但是不能通过,他一定要看车间现场。当时车间条件差,没有空调,没有洁净室,外面有热,车间比较热,但老总们都这么执着。当时,他不但仔细地问国家是否正确,还要看具体的加工条件,真是惊讶,现在的每一位工程师都感到吃惊。下一个八十岁的老亲属车间,整个开发团队也是一个启发,干航天只有成功,不会失态度和责任。

  任新民的单纯是臭名昭着的,每次来上海,他都不住宾馆,住在卫星的宾馆里,为了使卫星适应空间环境,就要模拟真空和超低温环境试验,任新民每次从北京赶到上海,详细了解卫星运行的各项参数是否正常,这是对大家的一种教育。

  业务熟练,工作作风,生活简单,友善。徐伯明说,他教我们如何做航空航天。

关键词: 自然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