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mg4377线路检测 > 自然科学 >

院士专家访谈:提升实力,中国超算奔向“下一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院士专家访谈:加强实力,超越中国“下一站” - 新闻 - 科技网

  近年来,中国的超级计算机取得了显着的进步,特别是在2016年以来,太湖之光获得了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中国的超级计算机应用首次获得了戈登贝尔奖,中国国家大学这些成就表明中国已经超越了超世界的超级大赛。

  其次,如何进一步发展超级计算机产业,发挥超预算的作用,将影响中国信息产业未来的升级和经济起飞,中国超级强国从哪里来呢?

  采访嘉宾:

  中国科学院政协委员,林惠敏

  中国科学院院士袁雅祥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总工程师严宝平

  全国人大,浪潮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孙皮书

  硬件:按需开发

  “中国科学报”: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在积极争夺E级超级计算机(数千亿浮点运算能力)。中国仍然需要在未来与硬件世界的超级大国竞争吗?

  孙皮书:超级计算机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的重要支撑平台。超级计算机需要实现许多科学研究。未来将会建立E超,因为我们需要更强大的超级表现来支持人们去探索未知的需求,所以纠纷的根本表现就是需求的应用。

  林惠民:去年国家出台了超E级发展计划,这也说明了超计算发展到今天,还有神光太湖天河二号无法计算的任务,这就需要更强大的超级计算机系统。

  “中国科学报”:中国在硬件上的超级计算,还有哪些还需要加强?

  孙丕书:我觉得有三点:一是加强中国的全民自主芯片发展;二是设计和建设更应该强调全面,协调,高效,务实的发展,而不是单独看峰值计算性能;三,考虑如何根据新的应用需求(如人工智能)定制超级计算机的设计和开发。

  林惠敏:有时根据不同的任务需要设计不同配置的超级计算机系统。

  软件:摆脱进口依赖

  “中国科学报”:中国的超预算硬件系统有多年的世界领先的超级计算机软​​件现状?

  孙丕书:目前我国超级计算机软​​件开发不均衡,商业软件开发滞后,绝大部分商业软件依然依赖国外进口。

  林惠敏:确实很多应用程序也是购买国外产品,而且在使用中受到很多限制。

  阎保平:中国超级计算机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在这里。

  “中国科学报”:如何改变这种落后的现状?

  阎保平:十年前,我国高性能计算机硬件落后于国家推广,现在是接力棒背后的应用软件应该走软件的一面:在高性能计算机发展的部署中,国家要处理软件,算法部署要跟上步伐,而且还要着重做一些突破性的投资和研究,发展。超硬硬件,软件整合,提高国家高性能计算综合实力。

  林惠敏:应用软件的需求是长期的。因此,也有必要向市场开发应用软件,而不是单纯依靠科研院所,还需要依靠相关公司把技术能力与相应的市场能力相匹配。项目结束并搁置。

  孙丕书:需要更协调的发展,创造良好的超生态环境。首先,政府应加大对超级计算机软​​件开发的投入中国已经投资了数十台超级计算机软​​件;二是鼓励中国的超级计算机产业创新;另外,还要培养更多的超级计算机软​​件开发人才。

  应用程序:超级计算更受欢迎

  中国科学报:在许多人看来,逾期居留是如此之好,许多组织或企业都应该正确使用这个工具。如何解决这个矛盾?

  林惠敏:限制超级计算机发挥巨大作用的最大问题是社会需求。现在超级计算机中心或大学,科研院所的主要业务,很少有企业。这需要进一步推广到企业科普,让企业知道如何善用自己的业务竞争力,具有长远的意义。

  严宝平:超系统的生命周期是有限的,如何在其5年或7年的有效性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需要高水平的支持团队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平台和环境,超值的应用超过超级服务的建设和维护。

  袁雅祥:我们的工作主要是研究好的计算方法。超预算发展的目标是充分利用超级计算,更好的超流行应用算法也是非常有用的。

  “中国科学报”:让超级流行,什么样的国外经验值得借鉴?

  阎保平:欧美对大型设备的利用是非常看重的。这取决于用户的能力和水平,另一方面取决于运营单位是否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平台。“十一五”末我们走访了四家美国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中心计划,这些超级计算机中心最大的团队并不在运维部门,而是为超级用户提供技术的部门聚集了计算专家和各个领域的科学家,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这个混搭结构是美国超级计算世界首要应用水平的一个重要原因。

  才华:让年轻人一起玩

  “中国科学报”:超级计算机领域人才短缺的原因是什么?

  孙丕书:目前的超预算人才短缺在于:一是超级不像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很少有年轻人了解它;其次,超门槛高,要求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既了解应用知识,又了解计算机编程知识。

  袁亚祥:超级人才培养是至关重要的,尤其对于培养应用型科学计算人才,需要跨学科的背景。因为如果不了解知识的应用,就不能对问题进行超复合化,构建相应的算法就有了更好的把握。

  “中国科学报”:如何破解这个问题?

  孙丕书:培养更多超人才,出发点是要激发超超年轻人的热情。 ASC推出超级计算机大赛,目的是利用竞赛平台,让更多的年轻人联系,了解,爱超级计算机,从而培养更多的超人才。

  袁雅祥:在本科教学阶段,希望有相关科学理论专业的学生在选课过程中要尽量覆盖各个领域。同时鼓励不同学科采取联合培养模式,加强跨文化人才培养。

  阎保平:另一种方式是通过发展公共科学让公众参与开源软件等超大型项目,超级计算机如果能够一起玩,就能迅速塑造社区。这种模式也可以弥补长期传统人才培养周期的不足,或者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记者王佳文也为本文做出了贡献)

  “中国科学”(2017-03-16第三版两会)

  \\ u0026相关主题:2017两会特写

关键词: 自然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