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mg4377线路检测 > 自然科学 >

政协委员建言共享:别让科学资源成了“暗物质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政协委员分享意见建议:不要让科学资源成为“暗箱” - 新闻 - 科学网

  纳米材料样品被送往云南运往北京,由于储存条件和时间的变化而积累。华东理工大学纳米科技首席科学家上海蓝闵博成员表示,没办法,没有当地的检测设备,只能通过开放设备来完成设备。可以拿回来的测试值不敢用。

  他想说的是,科研设施和手段分配不均的问题。为此,蓝敏博多年来一直呼吁。

  谈到建设科技资源开放共享平台刚刚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写到,蓝敏闵感慨:进步更大,还有提升空间。

  公共服务公共服务

  记者蓝闽波回忆说,我们的研究设施和设备的开放共享平台的建设。起初建立了一个平台,但共享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分类标准和仪器名称不统一。全屏幕设备被取回,不知道哪一个可以使用。

  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国家重大科学研究基础设施和大型科学仪器的意见”以后,科技部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建立了统一开放的国家网络管理平台的科研设施和仪器。在此之前,他们大部分都是合并的。统一共享平台解决标准不清的问题。蓝福建博赞道。

  平台的搭建,利用率,分享率都是要继续关注的事情。

  公开分享是为了全社会,加大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开放。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副主任邢新辉说。

  上海市和浙江省20个省鼓励企业购买创新门票的开放共用研发设施和设备服务,这些省份对外开放的科学仪器不断增加。但是需要加大宣传力度,还有很多企业不知道分享这个事情。蓝敏博说。

  对全社会开放,要做到服务水平和服务意识更加到位。蓝闽波说,企业做专业设备检测,指标不明白,需要共享平台进行后续服务。

  国家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平台也应该向社区开放。辛兴会说,公用事业的概念有。

  打破数据孤岛,管理应该到位

  同样需要分享,以及公开分享科学数据。

  理论上认同,口头支持,实际推动不动。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所长郭华东等相互支持。

  科学数据烟囱随处可见,这与其特殊性有关。

  数据散布在研究人员手中,就像暗物质一样。很多人不愿意分享他们辛苦赚来的基础数据。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科学数据中心主任李建辉曾表示。

  研究数据所有权属于国家,机构还是个人?什么样的科学数据可以共享?现在没有统一的标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子学会秘书长徐小兰说。李建辉认为,政策缺乏有效的激励措施,也使研究人员对数据分享的热情不高。

  问题的关键是管理。郭华东认为,数据立法已经提上议事日程。水,林业和矿产资源都是法律,资料也是资源,也是法律。

  科学数据应在保护知识产权的前提下有条不紊地开放。邢鑫建议开放共享平台进行实名注册,如果可以跟踪数据的获取。

  徐小兰建议,要充分发挥科技社团的力量,通过市场力量来推动。行业协会,社团和社会可以对数据交易和使用情况进行有效的价值判断,并将其传递给供应链,消费者,评估人员和整个公司链。

  记者了解到,在科技部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的支持下,国家地球系统科学数据共享平台和国家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网络平台将多个数据源在现场的单位。下一步将继续建设一批规模较大,比较开放的国家科学数据中心。

  (科技日报北京3月6日电)

  相关专题:2017年两会专题\\特别声明:本文仅为传播信息的目的转载,并不代表本网站或其核实内容的真实性;如从本网站复制的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所示的“来源”,并承担法律责任;如果您不想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自然科学